浙江婺城畜禽养殖污染整治势如破竹

发布时间:2019-05-02  栏目:三农资讯  评论:0 Comments

近年来,我国生猪养殖业发展迅猛,在农村扩展得飞快,有的村民看同乡养猪赚了钱,也都陆陆续续养起猪来,甚至,日渐发展成养猪村。如此一来,随着养猪人的增加,农村的水源、土地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出于环境保护的原因,政府陆续在各地对污染严重的养猪场进行了艰难的拆除工作。11月15日,福清市沙埔镇干部经过150多天将近五个月的艰难工作,这天,他们把全镇列入拆除范围的57个养猪场全数拆除完毕,提前完成百日攻坚行动任务数及福清市下达的全年任务量,共拆除养猪场面积88,027平方米。

图片 1

已签订协议1958家,处置畜禽10.89万头;拆除栏舍1465家,45万平方米

迎难而上,决不放弃

昨天一大早,白龙桥镇筱溪村农民郑立川就在自家关停拆除的养殖场清理建筑垃圾,平整场地,提前为转产转业谋划。“复垦后,我准备在这里培育一批精品苗木,进军花卉苗木产业。”郑立川说。

沙埔镇拆除畜禽养殖场的工作任务繁重、群众不愿意配合,前期拆除进度十分缓慢。为了尽快提高效率,从6月份开始,沙埔镇全体干部出谋划策,重新制定拆除养猪场的计划,有效分解工作任务,落实跟踪追查机制。采用镇、片、村三级的网格化模式,包村包干责任挂钩,镇村干部定场定片走访摸底,定点定责排查沟通,定期定量跟踪落实,卯足干劲全力“开干”。

婺城区是传统养殖大区。畜禽养殖业主要集中在白龙桥、雅畈、长山、竹马、乾西等乡镇。其中大多数养殖场水平低、规模小、设施简陋。部分畜禽养殖场建设年份较早,设施未能跟上现代环保要求,粪水直排,严重污染水环境。随着“五水共治”纵深推进,畜禽养殖业已经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

在6月份的全镇畜禽养殖场拆除工作再动员会议上,新组建的镇党政领导新班子集体表示,要迎难而上,决不放弃。从那一天起,全镇干部自我加压,紧盯任务,采取“签订一份,拆除一场,拆除一场,提速一片”的工作思路,加强正面宣传,曝光反面典型,工作成效日渐显着。

郑立川的奶牛养殖场在禁养区内,属于必拆的对象。婺城区开展畜禽养殖污染整治专项行动以来,白龙桥举全镇之力,精心部署,统筹谋划,稳步推进整治工作。按照整治计划,该镇要拆除像郑立川一样的养殖场共395户,需处置各类畜禽2.3万多头,栏舍拆除面积近18.87万平方米,并要求在今年10月前全面完成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关停拆除任务。

苦心人,天不负

为了切实抓好畜牧业污染整治,婺城区围绕“禁养区全面退出、限养区只减不增、宜养区生态养殖”的治理目标,于年初先后出台了《婺城区农业面源污染整治实施方案》和《婺城区畜牧业污染治理专项行动工作方案》,全面启动畜禽养殖污染整治,力争在今年10月底前全面完成禁养区所有养殖场的关停、拆除和转产,实现养殖总量比2013年底下降30%的目标。连日来,全区各乡镇街道干部充分发扬“5+2”、“白加黑”精神,深入各养殖户家中,宣讲养殖场关停拆迁政策,动员养殖户签订协议,关停拆除养殖栏舍,在全区掀起了畜禽污染整治的高潮。

尽管在工作中碰了很多钉子,镇干部依然保持不急不躁的心态,学习刘备三顾茅庐的精神,不断调整沟通的方式方法。

周小明是下杨村的养猪大户,为配合畜牧业污染专项整治,他在4月底签订了关停拆除协议后,就马上联系了温州的经销商,腾空了养猪场。“在我处理完猪后,肉价上涨了,虽然有点遗憾,但不后悔,整治工作需要大家共同支持。”作为村支委的他除了带头签订关停、拆除协议外,还劝导起了其他的养殖户配合镇上工作。清塘下村的养殖户倪小杭也于日前完成了复垦验收,在处置10头奶牛,拆除345平方米的养殖场后,他在复垦好的地里种起了红叶石楠,实现了转产转业。截至6月9日,全镇的395家畜禽养殖户,已有297家签订了关停拆除协议,其中拆除栏舍262家,在推动整治顺利开展的同时,在全区也起到了示范引领作用。

他们发现,多数养殖户因为白天忙于养猪场繁重的工作,所以他们对到访的镇干部态度冷淡,显得不太耐烦。而对夜晚来访的镇干部,他们则较为冷静理智,更愿意交流。于是,镇干部就选择晚上出访各家各户,在不影响他们生产生活的前提下,进户沟通,打亲情牌、感情牌,通过经常性的接触,说情况、讲政策、摆道理,力求早签协议早拆除。

在乾西,长湖治理火热开展的同时,该乡畜禽养殖整治扎实有序推进。为关停拆除165家养殖场,该乡干部不畏艰苦,加班加点,挨家挨户到村民家中做思想动员。“围绕五月底基本完成关停拆除工作的目标任务,我们结合教育实践活动,上门深入养殖户,及时发现整治工作中的难点问题,及时了解养殖户动态,主动为他们做好服务。由于工作扎实、细致,整治进展顺利,截至6月9日,已签约166户,拆除栏舍127家。”副乡长章晓姣说。

图片 2

养猪是沙埔镇部分村民的主要经济收入,镇干部还热心帮助养猪户找工作;帮助养殖户将母猪、小猪退栏或转场外地。每一次有养猪场自行进行拆除时,都有包片、包村干部到场帮忙,维持秩序,联系清理,获得了养殖户的支持与肯定。

“干部入村做工作也很辛苦,确实不容易。”沙埔镇坑北村的养殖户毛厚龙说:“刚开始时候看到干部入村做工作时,村民的抵触情绪较高。时间久了,村民被干部的真情所打动,也慢慢理解了。我也想通了,反正大家都拆了,那我也没必要固执了。”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